首页 IT业界 正文

久污TV卡密是什么

2019-12-02 14:02:18 来源:13066789000 阅读 28 次

久污TV卡密是多少

微信zz76532


夜晚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在后面叫你名字,千万不要回头。

  苏程希时常在想如果网上流传的这段恐怖段子如果真实发生了会怎么样,虽然很恐怖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奈何一直都没有看到后续,哪怕是杜撰的也没有。
  于是她忍不住浮想联翩,段子里的意思肯定是鬼在叫你,那么回头了可能会被鬼吃掉,可能会被拖进地狱,不过她想更可能会被附身,把你的灵魂挤出去鸠占鹊巢。因为在她看来鬼应该是很想要一具可以活动的身体的,虽然她觉得做鬼也没什么不好的,不会受身体的拘束也就不会感觉到疼痛,并且时间都是受自己支配的可以去各种想去的地方,虽然是吃不到美食了,不过对她来说精神粮食更重要。对于被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她来说,一段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可是奢侈品。
  她上完辅导班之后独自走在昏暗的夜路上如此胡思乱想着,她要赶末班车回家,但是脑子里不受控制地一直联想到看过的鬼故事,加上这条小路阴森森的,路灯微弱的光不足以驱散恐惧,两旁高大的树白天看起来很亲切环保,夜里却好似一幢幢鬼影似的,看得她心里发怵,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程希……程希……”仿佛从遥远的时空中传来,又仿佛就在身后的叫声,听起来没有恶意,她下意识地回头,身后却空空如也。
  她不禁又想起那条段子,吓得一哆嗦赶紧转回去,逃也似的小跑到大路上,正好这时车来了,大概是末班车的缘故,车上挤满了人。这在平时她肯定会抱怨太拥挤,这时候她却很庆幸,因为人多让她安心了下来,把适才的片段抛之脑后,只当做是幻听。
  她上了车,意外地发现车上竟然有一个空座位,旁边坐着一个比她稍微年长的男生,后者凝神看着窗外的夜色,仿佛一车子的拥挤都与他无关,并且人们好像在刻意躲开他似的,明明很挤却给他的周围空出了小小的空间。
  苏程希没有多想,心想座位本来就是让人坐的你还要多占一个位置或者替谁占座不成,她很讨厌占座这种行为,大概因为她没有朋友替她占座,而别人却常常占座的原因,于是她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了下去。
  男生似乎觉得很意外,挑眉瞥了她一眼,她以为会是嫌弃的眼神但似乎不是,不过他没说什么,转过头继续看窗外去了。看来他素质还是挺高的,不过排斥还是有的,大概是对年龄相仿的异性的排斥和不适,但她感觉更多的是“车上这么多座位你为什么偏偏坐我旁边”的眼神。
  她觉得有点委屈,车上明明满载着人,她看见有座位当然要坐了,还要问他同不同意不成又不是他的车。她抬头扫视车上的人,猛然发现车上挤满的似乎不是“人”,他们个个好似都是投影的是透明的,但相对于投影来说模样又很模糊,只能勉强看出五官,没有清晰可见的线条,整个身体仿佛是液体做的,并且一车的人——除了旁边的男生和她,都是这样。方才一直没有留意,因为她常年近视眼,没有打量别人的习惯,隐形眼镜还是近期才开始戴的,没戴眼镜的时候她看别人也是模糊的色块。
  她不由得瞠目结舌,大夏天的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不禁抱住胳膊不住地颤抖,偷眼去看旁边的男生,他已经不再注意这边的情况了,专心凝视着窗外,不过她看了看他是有影子的,这多多少少让她安心了些。
  公交车刚到下一站她就逃也似的跳下了车,尽管还没到站,但她实在是受惊不小,一下车就慌不择路地乱跑一通,恐惧之余她还琢磨着错过了末班车该怎么回家,看来只能破费打车了,这对于还是靠着父母给的生活费过日子的高中生来说还是奢侈了一把。
  这么想着她掏出手机,突然身后有人打招呼:“你好。”吓得她一哆嗦,回头看是刚才的男生,才稍微放下心来。
  “你能看见幽灵吗?”男生单刀直入直奔主题,仿佛多说一句话都浪费口水似的。
  “能啊。”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想起适才一车的鬼魂,并且扫了扫周围,发现随处都有游荡的幽灵,有的还从人的身上穿过而人丝毫不觉,她不由得一阵恶寒。
  “你以前就能看见吗?”男生接着问。
  她如实回答,“不,今天才看到的。”感觉过于荒诞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只要醒来一切又会恢复正常。
  “你身上有被幽灵定位过的痕迹,”男生的话让她又一阵恶寒,“所以你才能突然看见幽灵吧。”
  她听得云里雾里,不住地恐惧,对幽灵的未知更是无限放大了这种情绪,“定位是什么?”
  “这很难说,就是被幽灵记住你了,你身上有它的气息,一般被定位的是幽灵生前记忆深刻的人,可能是亲人朋友,也可能是仇人,如果是仇人就有危险了,你可能会被厄运缠上,也就是脏东西,出现诸事不顺甚至意外的情况。”
  苏程希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谁,又好像不知不觉中得罪了挺多人的,但似乎不至于到死了也要报复她的深仇大恨吧。
  “它缠了我多久了?”她害怕地问。
  “这个说不准。”男生含糊其辞,然后从衬衫口袋取出一张名片,“你如果有了麻烦,要祛除脏东西,可以到这个地址来找我们,我们随时提供上门服务。”说罢扬长而去。
  苏程希接过名片,虽然心有余悸,但怎么感觉瞬间变成了推销。
  当晚她害怕得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末班车的事,还有男生口中的“脏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正是因为不了解才恐惧,虽然后来她看不见幽灵了,房间里也没看到,这能力似乎是不固定的,但没看到不代表不存在,所以她还是感觉长夜漫漫无尽恐怖。
  直到晨光微曦时,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几个小时,好在现在是暑假,并且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住,睡过头也无妨。
  下午两点她才慢吞吞地出发去名片上的地点,一般她是不喜欢出门的,但这次实在是太害怕了,于是第二天她就出发了。
  只不过意想不到的是名片上的地点很远,她跟着地图兜兜转转换了好几趟车,又步行了好几公里,最后在五点多钟才到达目的地,不过好在夏天白昼长,此时天色还没暗下来。
  不过她唯一担心的是这家店会不会已经关门了,那她这一趟这么辛苦岂不白跑了。
  她拿出名片对了对地址——桃源事务所,确认无误,这只不过这名字……有点一言难尽,总觉得是什么婚介所或者风月场的名字……
  大门敞开着,她迈步进去,发现门口虽然是现代风格的,里面的装潢却是浓郁的古风,材料都是木制的,而且是古色古香的中国风,不像她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些古典高雅的餐厅都是模仿的日本和风。她感觉就像进入了古装剧拍摄现场,她只在游玩古典景色的时候亲眼见过,只不过没有现在这种有人住在这里的浓厚的生活气息。
  她继续往里面走,四周静悄悄的,仿佛连喧嚣的蝉鸣都隔绝了,她也不由得放轻了脚步。
  走了一段路之后,她感觉这地方从外面看起来应该没这么宽阔,正有些奇怪时,眼前豁然开朗,走到了一条檐廊上,檐廊下面还有庭院,也是浓郁的古风,精心栽种了不少花草树木,其中不乏牡丹兰草等名贵品种。
  她不由得感慨这地方做得未免也太精致了,即使是高级餐厅也未必那么还原,看来老板一定很有钱,并且是个格调很高的人。
  她边走边欣赏庭院的景色,忽然看见檐廊的栏杆上坐着一个男孩,穿着现代的衣服,在古风的环境里却不显得怪异,他双手插在兜里,凝望着庭院里荷塘上的小亭子出神,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走进了些,发现男孩有几分像昨天的男生,只不过较年少,十五六岁的样子。
  她走近一些想问路,少年扁头瞥了她一眼,眼神十分不善,似乎很不欢迎她这个不速之客。
  她见状打消了向他问路的念头,正想走过他身后时不经意地循着他的目光往亭子看去,发现那里竟然有两个幽灵在徘徊着。
  “你能看见吗?”少年冷不防地开口。
  “能啊。”虽然有些意外,苏程希还是答道。
  少年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你看到了什么?”
  “两个幽灵。”
  “那一定是我仙逝的爷爷奶奶。”少年流露出无比的怀念,“他们生前最喜欢在那亭子里度过。”
  苏程希觉得他没那么排斥了,于是开口询问,“请问秦子熙在哪里?”
  少年指指她面前的走廊,“前面左转,办公室。”
  苏程希道了谢,便继续走了,发现左转第一个房间就是办公室,敲门进去,里面坐着的正是昨晚邂逅的男生。他仪表端庄,成熟稳重,完全不像是十八九岁的样子。
  办公室内的装潢也像是古代的书房,书架书案和椅子都是木制的,看起来都是挺贵重的木材,只不过桌面上就都是现代的办公物品了。
  “请坐。”秦子熙点头示意,粗略问了她一些问题,“你被幽灵缠上多久了?”
  “不清楚,昨天才听说的事。”苏程希如实答道,“而且之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幽灵,都是昨晚突然就能看到的。”
  “最近有发生什么异常的变故吗?比如不幸的事情?”
  “好像没有。”苏程希摇摇头,倒霉事倒是经常发生,但还称不上不幸。
  “你看见过缠上你的幽灵吗?”
  “没见过。”
  秦子熙微微蹙眉,“以你的描述来看很难判定这个幽灵的性质和用意,依我看还是招一次灵来看看对方对你是否有恶意,再决定要不要除灵。”
  苏程希听得一头雾水,觉得玄乎得很,但又有种无能为力的恐惧,于是她连连点头,感觉自己被牵着鼻子走。
  秦子熙把桌上的电脑屏幕打开,然后把一个本子递给她,“招灵一次两百,除灵三千起步,按照难度加价。”
  “什么?”苏程希茫然地看着本子上印着的各种服务和费用,什么除灵套餐,什么风水考察,什么招灵除灵辟邪祈福一条龙服务,感觉都是和她一个普通高中生沾不上边的东西,而且她严重怀疑这是一场骗局,如同街头招摇撞骗的算命师。只不过这个疑似诈骗集团做得比较正式,工作场合还弄得那么高档,但如果是骗局那她突然能看见幽灵又该作何解释呢。
  “这……太贵了,我没那么多钱。”她顿时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怎么会没钱呢,你跟你父母说说,沟通沟通。”
  “我父母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她更加为难了。
  “对了,你父母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如果他们不相信,我们可以上门招灵让他们也看看幽灵的真面目。”秦子熙提议。
  苏程希有些烦躁了,”我不和父母一起住,他们都在外地打工。”
  “那你住在哪里?为什么不跟着父母?”秦子熙也有些不耐烦了。
  “我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啊。”
  “那你总能把他们叫来见你一面吧?你听我说要是除灵不及时到时候发生了什么就来不及了,这可不是儿戏。实在不行你跟亲戚借也行啊。”
  “我跟你讲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比我报一个辅导班还贵了。我晚上还要去上辅导班呢,来这里花了我两个多小时,现在再花两个小时回去上课都快迟到了。”苏程希欲哭无泪。
  秦子熙顿时拉下脸来,“那你回去再考虑考虑吧。”言下之意就是你不用来了,我们不做你的生意了。
  苏程希登时如释重负,她正愁不知怎么拒绝他,她社交经验太少全然不懂如何委婉地拒绝别人。于是她欣然起行。
  这时从里间款款走出一个端着茶具身穿水色修身旗袍的女子,见此情形似乎已猜出了端倪,二话不说上前挽住刚要转身的苏程希,亲切地说,“刚来怎么就走了呢?也不喝口水再走?小熙你怎么不给人家倒杯水呀,人家姑娘大老远地来我们这破地方,一定口渴了吧,来,喝茶。”
  苏程希确实已经口干舌燥嘴唇都起皮了,但她不敢轻易喝水,怕内急了找不到厕所,更怕外面的厕所脏。不过她没有拒绝女子的好意,重新坐下来接过茶杯抿了一小口,并礼貌地道谢。

13066789000 普通用户

    文章0篇| 网站0个| 收藏0
共收录0个网站,待审0个网站,文章0篇, 待审0篇文章
关于我们 收录标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手机版 网站地图
 © Powered 2019   版权所有:站长目录网   苏ICP备12059693号-1       技术支持:郑州建辉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安全运行: